凝宇千夜

仿佛全世界只有我没看首映。
那就只能从列表偷两张图来报复社会了。

那个……我是不是现在可以预订小揪揪一美了?

【锤基•约稿部分文字】是沙雕味的甜饼呢

感谢金主爸爸对沙雕的我不离不弃


是喜闻乐见的抛花球梗,但是在我手里变沙雕了


——————————分割线—————————



其实最初Valkyrie要在自己的婚礼上抛花球还嘱咐Thor一定要接到时他是拒绝的,哪怕Valkyrie举行的是同性婚礼没有袜带可抛也不代表他能接受“好姐妹”这样的脱单祝福。


因此完成了祝福以后Thor立马站的离人群远远的,考虑了一下Valkyrie的臂力后他干脆直接退到已婚人士后面,一米九几的身体在狂欢的人群里只露出一颗看起来有些苦恼的脑袋,还是颗帅气逼人的金发蓝眼王子脑袋。


“你想去哪Thor?” Valkyrie发现了Thor的逃跑行为,马上高呼姐妹团实施抓捕,顺便还冲Thor竖起了中指,“我可是在帮你哥们。”


Thor在各种肤色的姑娘们或胖或瘦的胳膊和大腿间望到Valkyrie中指上明晃晃的大钻戒,在阳光下几乎要闪瞎他的眼。他几乎已经看见了未来Valkyrie会永远像第一次一样拍着自己的肩膀并对自己竖起中指说:“看看姐的结婚戒指。”


当“战场”蔓延到婚礼现场边缘而他被四五个姑娘抱着腰腿胳膊时,Thor无奈的思索要不就这样顺势闹闹结束也不错,搞不好迷信一把他真的今天回家路上就能捞到一位高挑优雅的美人回家,最好美人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而就在Thor刚刚准备向脑补妥协时,他看见离着十几米的Valkyrie俨然一副已经喝高了的样子用扔铅球的方式开始准备“抛”花球了。


并且明显瞄准了自己的脑袋。


Thor英俊的脸瞬间扭曲成意味万千的表情包,脑子里冒出无数脏话到了嘴边最后综合成一句Fuck。


得益于常年健身和优秀的判断力Thor及时绅士的按住了姑娘们并弯下腰,花球裹着一阵风从Thor的发顶擦过去没伤到他分毫,他起身整理西装准备接受姑娘们的感谢,顺着人们的目光看去才发现事情并不单纯。


有位高挑优雅的美人此刻正捧着那颗快要散架的花球站在Thor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一双晶莹剔透的绿眸惊艳的不可方物。全黑西装裹住看得出管理妥善的身材,却藏不了弧度迷人的腰线,同时还衬得他有些苍白的肤色更加精致,站在那里就是尊名家出手的雕塑。


你可曾见过最原始的森林?可曾嗅过雪松的气息?可曾尝过第一滴晨露的滋味?

你又可曾见过最广袤的海洋?可曾望过刺破浪涛的破晓?可曾追逐过遥不可及的天际?


从Thor的方向看过去,美人的背景正是属于婚礼所选的哥特双塔式教堂的彩色玻璃花窗,其间反射出的绚烂光芒为美人加持了圣光令他仿佛天使降临。那双含着水光的翡翠眸子所带着的锐利,简直是直击Thor心房的匕首,就算给他捅个对穿他还能爱死那种疼痛所带来的愉悦。还有那两条黑色西裤下修长的腿,也同样满满都是该死的性感,综上Thor认为先透支的大概是他的肾。


你就是我要的爱情啊。


况且天使美人还自备笔挺西装,加上手捧花球,四舍五入就是走进婚姻殿堂。


Thor小跑着奔到美人面前,激动的有些面色发红,双手一把捧住美人手里的花球顺便把美人的手也捧了进去。在全场窒息的环境里展露今日最佳的标准王子笑容,用星辰般的蓝眼睛以从未有过的温柔注视着他的angle,虔诚得能让任何人为他倾心倾国,同时脱口而出一声:“我愿意!”


在万籁俱静里Thor看见angle纤细的眉只微皱片刻就马上舒展开来,同时脸上洋溢出灿烂的微笑,那瞬间Thor好像听见了花开的声音,而angle的笑颜花朵如何能及?


美人的笑足以花容失色,薄唇也同时轻启,开合间露出诱人的红舌,发出清亮又端庄的声音。




“傻逼。”



——————————分割线—————————



求求谁找我约稿


我觉得如果再也不更新东西了那就是我饿死了


我还没看皮卡丘。可我都快没钱吃饭了。


——————————分割线—————————



另外我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说。


就是Valkyrie即女武神在电影中设定是双性恋,死亡女神一战中所失去的“一切”就是她的爱人,这一点属于电影外(雷神三)的补充,据说有相应的表现情节但是因为时长原因没有放进去。


其次就是,根据我所了解的部分北欧神话里所说的,Valkyrie是属于所有女武神的称谓(大约一共是十三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并负有不同的责任。我记得好像是某位女武神因为违背了奥丁意愿还是世间规则什么的,被放逐且昏睡在一座火山之巅被大火环绕,只有最勇敢的英雄才能冲破火焰将她唤醒(画风突然睡美人起来


这个设定真的很难不让人跟雷神三联系到一块,一想到在萨卡星酗酒到醉生梦死的Valkyrie被最勇敢的英雄Thor突破一切唤醒……


不多说了,复联四的Thor是我永远的意难平。


我永远记得他登基仪式上还不忘眨眼的俏皮,那是我沦陷的地方。


但他同样受了很多很多的苦,在这种苦痛里还能活着。


算了,只要你活着,比什么都好。


最后一句,地球的啤酒根本灌不醉Thor,他只是想找个借口烂醉如泥。


【锤基•约稿部分文字】是温泉鸭

是金主爸爸的约稿,大约占总体的三分之一。

不可转载。

漫威约稿请看看我。

————————分割线——————————

Loki真的有些后悔答应Thor的温泉邀请了。

现在Thor正坐在宾馆包间内的汤泉里小酌,月光好的出奇,他能清楚的看见Thor上身裸露的肌肉在水汽氤氲之下微微发红的样子,有晚风轻拂院中不知名的花树摇了落英几朵飘在有些发烫的水面上,甚至有一朵落在了Thor头顶的金发间,只是他还在饮酒没有发觉。

如果忽略先前喝醉了的Thor喷着酒气搂住他咬耳朵说土味情话,还在下水前两次暴露了自己的要害器官,目前手里拿着酒壶一面喝一面冲他傻笑,Loki还能勉强认可这场蹩脚的约会。

而一想到浴巾下面的东西,Loki的目光不自觉的向Thor那边的水下望去,波光粼粼的安详奶色下掩盖的是Loki觉得自己发际线不保的凶器。

狗屁温泉邀请,分明就是醉汉照顾服务。

随着“再来一杯!”和酒器碎裂的声音Loki真的感到头秃,无奈抬眼看向依旧对着他痴汉笑的Thor长长的叹息一声,破罐子破摔的盘腿在Thor身侧的草坪上席地而坐。鬼知道醉成这个样子的Thor没人管会不会就此滑进去第二天变成浮尸,他甚至打算好了就照着那半长不长的金发死命拽,搞不好能就此给拽清醒了也不一定。

Loki专心的思考各种报复方法,连拍丑照事后做威胁的具体步骤都想好了,而正当他觉得干脆用某种凶器直接捅死Thor藏尸的时候,却被脸颊上突如其来的湿热打断了思绪。Thor在汤池里泡的发烫的手掌直接贴上了Loki略凉的肌肤,拇指自太阳穴划过来到眉心,轻轻按压上下摩挲着抚平其间的针垂纹。

“你不要皱眉。”

Thor本就低沉的声音带着醉酒后的沙哑,动听的像是最优美的大提琴,他的蓝眼睛浸润了漫漫水雾,几乎随时都可落泪化为宝石,几缕金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笑得如同得到糖果的孩子。

“我在教堂旁边的许愿池许了一个愿。

他说。

可不信神的人能许什么愿望呢?Loki并未将那句话说出口。可又不自觉的脑补出Thor在某个午后带着标志性的傻笑用自认为很帅的姿势往许愿池里扔硬币的模样,而且搞不好还各种面值都扔了几个就为了看哪个水漂打得最好看。Loki觉得这是Thor能干出来的事情。

Loki的嘴角轻勾,他能想到一切,但就是忘了将Thor推开。

“你希望能用你全部的的容貌、财富、地位甚至生命即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换取再见我一面的机会?” Loki的眉已然舒展开,俯视Thor的眼睛在月光下看起来有些绿中带棕,每一个音节都慵懒又高傲,精致的令人不得不为之沉迷。经过一晚上的土味情话洗礼他已经能猜得到接下来Thor要说什么了。

“我许愿,希望你永远不用皱眉。”

“我许愿,希望我可以替你皱眉。”

应该是心脏有一瞬间的停跳,Loki觉得不然怎会似乎有什么死死掐住了他的七寸。他像是受惊的兔子从地上弹了起来并一把将Thor推进汤池里,然后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看着乱七八糟的浪花和几串来自水下的泡泡。他感到的脸有些发烫,心想一定是刚刚Thor那个蠢货的手太热了的缘故。

几秒钟以后Thor从水里爬了起来,想起身走出汤池却有些力不从心只能靠在池壁上望望岸上的Loki,糊了一脸乱发只露出两只眼睛闪着委屈的光,如同一只浑身湿透的可怜大金毛,却又只能在Loki的怒视里沉默的垂头等待宣判。

局势安静的有点尴尬,Loki也收回了目光开始无目的在院子其他地方的乱扫,他认为Thor应该做点什么来缓和一下这诡异的气氛,毕竟要不是骚话说了一晚上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而他等了许久也没得到什么反应,只有余光瞥见月光下Thor漂亮的二头肌和镀银般的肩胛骨微微耸动的残影。

他不由得将目光转过来去细细打量,Thor还是垂着头不语,只在缓缓地伸出双臂,动作轻柔得几乎没有在平静的水面上带起涟漪,半露出水面的双手极为轻缓向前方聚拢。Loki顺着他的手望去,那对大掌中心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映在湖面上的倒影,一贯苍白的脸染了几分血色,局促的站在那比起水里的Thor更像个笨蛋。

他看见Thor试图捧起他倒影中的面庞,这当然失败的毁掉了整幅画,而Thor毫不在意的将双手握在一起好像已经将他抓住了般送到唇边印下一吻。

是月下湖水中的神明,在以他最赤诚的心向白月光献礼。

Loki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性感极了。神祗的赞誉,Thor当之无愧。

Thor的脸通红,分不清到底是因为醉酒还是温泉过高的温度所致,他的身形堪称魁梧,嗓门大脸大手也大,抱起Loki揣怀里就跟玩似的,此刻却柔和的令Loki再次生出想要捉弄他的念头。

Loki觉得今夜的风神像个淘气的孩子,不然自己的心怎么会被风挠得如此发痒。

“哈。傻子。”

前所未有的,Loki蹲下身来以他修长的手捏上了Thor的下颚,借着地势好好俯视那双令他心神不宁的蓝眸,随即主动吻上Thor的唇。

“看好了,真的在这里。”

当呼吸被夺走时Loki想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但考虑到从今以后可以拥有一位好身材与高颜值兼具而且明显脑子不太好使会只围着他转的伴侣,他觉得自己也不算很亏。

“而且你那是两个愿望,笨蛋。”

————————分割线——————

接下来我认为可以也应该有车,但是金主爸爸没要我就不写了。

如果有新的金主爸爸想要看车请约我。

只要你找我约稿,我们就是好父子!

我妈画风不一样

我跟你们说,你们根本不能想象这个母亲节我经历了什么。

我妈穿了我给她买的漂亮衣服拉着我去买菜,推了一辆小自行车,不骑就用它驼菜,回家半路突然开始下暴雨,我们只能被迫窝到一个商店的门头底下。

好不容易雨停了我们继续走,几百米以后又开始突然下雨而且风特别大,我妈推着自行车扭头和我说:“哎呀这可怎么办都淋湿了,我明天还想穿着这件衣服上班呢。”

我刚觉得我妈在乎我的心意特别感动,结果我妈突然跨上自行车说:“不行不行我得先回家,你慢慢走吧大不了回家换衣服洗澡。”

然后骑上车子带着菜在雨幕里头也不回的走了,扔我一个人在黑色雨夜里懵逼。

我愣了一下开始狂奔,头发糊一脸手里抱着面包,边跑边喊你可真是亲妈。(此处我的样子参考《疯狂的石头》最后一幕的黄渤,不会插图你们自己想象吧

现在雨停了,我淋透了也累了,还没走到家。

我妈刚给我打了电话说到家吃西瓜啊刚买的西瓜可甜了。

我是亲生的。

真是亲的。

只能找点从前的乐子看看了,不然我会死掉。
我全当这就是Tony Stark本人接受采访了。
爱你岂止三千遍。

标签不知道怎么打。

看电影的时候已经哭的快要断气了,完事儿又在KFC大哭了一场,最后跑到熟悉的咖啡店要店主姐姐给我调一杯长岛冰茶几口闷完。

产什么粮?开什么车?
作者死了,沒粮没车。

我不知道能不能发……
这篇没名字的文到底是剧情藏在车里还是车藏在剧情里实在不好说……
啊对了,是铁冬盾三人行盾受……

????????????
评论都是人才
以及b站的拉郎大佬们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过年对我而言已经变成了糟心的代名词,记忆中和谐圆满的年只存在于久远到无法细想的童年里。


如今过年远远望去还像是一块包着玻璃纸的水果糖,晶莹剔透的满是欢喜,似乎还是小时候的味。可走近了伸手拿来去剥,却发现糖心已化,玲珑不再。别说进嘴,就是扔掉还要沾了一手的粘腻惹人厌烦。


一个人能孤独到什么地步?


这个问题很多人回答得比我好得多。


我曾觉得不管是一人份的电影和火锅,哪怕是动手术醒过来无人关照我都撑过来了而且觉得都ok,再次谈起来都可以笑着说“不错的体验”。


可是今年我居然觉得,一条群发的拜年消息觉得格外珍贵。这种珍贵带来的温暖被理智意识到以后,马上就被孤独泼了冰水。


那一刻我从未觉得如此孤独。


明明身在家人身边,却抱着手机看着每条群发的拜年消息,删掉垃圾以后对着一条略有创意的视频哭得难受。


可能孤独是需要叠加才能压垮人的。


我的人生在经历了一年的急转直下后,到了此时此刻真的真的已经被击溃了。


愿每一个看到这篇糟心的叙述的人,都不必活得如我一般的苟且。


活在一个被日漫和国漫屠屏的三线小城市并逛漫展是什么感受?

路人:这是毒液?
我:对啊对啊(疯狂点头
路人:woc牛逼。
然后就走了。走了!!!

我求求你们拍我一下好么我也想要返图(ಥ_ಥ)(ಥ_ಥ)(ಥ_ಥ)